日本社会少子化问题日益严峻新生儿数量首次跌至90万人以下

新生儿数量首次跌至90万人以下——

日本社会少子化问题日益严峻

万众一心,没有翻不过的山。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,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。千千万万“小力量”汇聚起来,就是战胜疫情的“大力量”。为防控疫情武汉市民付出了巨大牺牲,我们也有责任和武汉人民站在一起。当前疫情防控正在全面推进,防控力度持续加大,但疫情仍处于扩散阶段,局部地区有迅速上升趋势,形势复杂严峻。在这场事关全国的战斗中,让我们同心战“疫”、同“屏”共振!(秦平)

同“屏”共振,参与网络募捐。当前,随着互联网不断普及,信息鸿沟最大程度地被填平,网络募捐也越来越普遍。疫情爆发后,诸如百度、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互联网平台,就正在联手公益组织建设募捐通道。在众多网友参与下,口罩、防护衣、护目镜、防护面罩等抗击疫情的医药耗材、防护用品等物资,正源源不断地送往疫区。集结14亿多中华儿女滚烫爱心,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更有底气。

同“屏”共振,不信谣不传谣。“一分疫情,九分恐慌”。疫情面前最需要保持镇定,但形形色色的网络谣言往往也会乘虚而入。迎合人们心理,这些谣言无限夸大存在的问题,为了赚取“带血的流量”人为地制造着新的恐慌,极易带来“次生灾害”。保持冷静和理性,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,共同抵御“网络病毒”,既是我们为防控疫情做出的贡献,也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。

受新冠肺炎感染范围扩大的影响,2月27日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,要求全国所有小学、初中和高中从3月2日起暂时停课。安倍表示,“各地区都在努力防止病毒在孩子们之间扩大感染,这1、2周之内是非常重要的时期”。

尽管日本人口下降已持续多年,但如此大规模降幅确实令日本各界担忧。2019年新生人口数量只相当于1947年日本婴儿潮时代(当年新生人口曾达到267.88万人)出生人口的三分之一。此后,新生人口开始下降,1989年日本新生儿数量为124.68万人,2016年首次跌破100万人大关。2005年,日本首次出现新生儿数量低于死亡数量,日本人口开始自然减少。

报道称,之所以决定复课,主要是各地政府考虑到当地的疫情并未呈扩散趋势、停课对监护人造成的负担以及停课对学生的影响等多方面原因。

日本媒体指出,虽然日本政府重视解决少子老龄化问题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将少子化作为“国难”来应对,近年来加强了对婴幼儿免费入托、教育等支持力度,但由于劳动制度改革造成派遣工、临时工增加,工作不稳定、收入下降、住宅紧张等原因,年轻人结婚欲望下降,2019年新婚夫妇只有58.3万对,比上世纪70年代下降近一半。因此,让年轻人早结婚已成增加人口的当务之急。

同“屏”共振,传播网络正能量。“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,网上网下要形成同心圆。”我们关心着疫情,牵挂着疫区同胞。传播网络正能量,为他们加油鼓劲,就是对疫情防控的最好支持。在微信朋友圈,传播官方发布的权威信息和科普知识,以及齐心协力抗击疫情的措施和行动,都是在传播网络正能量。有条件的还可以创作生动活泼积极向上的网络文化作品,不断增强大家战胜疫情的信心决心。

“疫情是魔鬼,我们不能让魔鬼藏匿”。庙会不再举办,景区大型活动暂停,博物馆、图书馆等场馆闭馆,生产企业放弃假期复工复产防控物资,党员干部坚守岗位、靠前指挥……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,整个国家与社会都在共同努力。越来越多网友也响应国家号召,自觉通过网络传递祝福,一“网”情深。少出门、少聚会、少扎堆,网上过年、网络拜年,已经成了今年春节社交里的新风尚。

此外,新的社会问题也是出生人口下降的重要原因。一是未婚率上升,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2015年的一项调查,50岁人口中男性未婚率为23.37%,约每4人中就有1人未婚;女性未婚率为14.06%,约每7人中有1人未婚,均创历史最高纪录。二是晚婚,这也是生育率下降的重要原因。2018年,男性平均结婚年龄为31.1岁,女性为29.4岁。

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统计,今年全年日本新生儿数量为86万人左右,比去年少5.4万人,首次跌至90万人以下,比有关机构的预测值提前了两年,表明日本社会少子化问题日益严重,正以超出想象的速度发展。

新生人口持续下降将给日本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严重不利影响。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前所长、津田塾大学综合政策学部教授孙田朗表示,日本每年减少50万人口,相当于每年失去一个鸟取县的总人口。新生人口下降,将给日本的养老金、医疗、护理等社保事业带来较大冲击。由于劳动力人口下降,将使支撑社保制度的缴费者减少。同时,领取养老金的老年人口不断增加,社保体制难以为继。此外,这也将对经济发展带来负面影响,少子化将造成劳动力不足,即便人均劳动生产率维持现状,日本的社会总产值也将下降。

与此同时,死亡人数却达到137.6万人,比去年增加1.4万人,为战后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。死亡人口与出生人口数量相比,自然减员51.2万人,比去年增加6.8万人,为历史上首次人口减员超过50万人。这也是自2007年以来连续13年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。

本报驻东京记者 苏海河

目前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7339人(含境外输入病例密切接触者),尚有348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

至于日本新生儿人口下降的原因,此间分析认为,育龄妇女人数下降是主要原因。今年7月份统计显示,25岁至39岁女性比去年减少22万人。近年来,日本妇女平均生育1.42胎,人口基数少也导致生育率低。本世纪初,日本政府曾提出到2016年实现每名妇女生育1.8胎的目标,但至今没有实现。

此外,生活压力特别是家庭经济条件也是影响生育的重要原因。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,约56%的人称子女养育费、教育费用负担过重,另有40%的人因年龄原因放弃生育。

日本厚生劳动省每年根据1月份至10月份新生儿数量推算出全年出生人数。据此推算2019年出生人口为86.4万人,首次跌至90万人以下,是1899年日本有人口统计以来的最低数值。此前,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曾预测,2021年出生人口将跌至86万人。

据日本文部科学大臣荻生田光一表示,截至当地时间3月5日早上,日本全国中小学的停课率达99%。

2月19日,伊朗首次通报在什叶派圣城库姆市发现两例确诊病例。两名患者因年龄较大、免疫系统存在问题,在确诊后几个小时内相继死亡。伊朗随后加大防控与检测力度,并呼吁民众暂时不要前往库姆市。为协助疫情防控,世界卫生组织近期已四次向伊朗提供了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。

由于少子老龄化日益严重,在日本经常能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还在工作。图为东京一家玻璃装饰品工厂内,老工人和青年技术员共同操作自动切割机。 苏海河摄

日本现有人口1.26亿。据预测,到2053年将低于1亿人,到2065年将减至8808万人。届时,人口老龄化比例将达到38.4%。人口问题已成为日本的头等大事。